药材铺掌柜

低价出售假药

烦烦生日快乐!希望剑圣大大的垃圾话功能不要退化哈哈哈哈
    [我……今年没给烦烦准备生贺(我错了!]

为什么老叶比伞哥高?[前排艾特君度度] @君度✨
请看如下解释:
p1是君度脑补的画面,伞哥靠在墙上,然后老叶跨在他的腰上~[不瞒你们说伞哥腰是真的好★]

p2是君度原来想的画面:伞哥和叶修在床上卿卿我我(光天化日之下!呔!)就老叶的位置比较上,也是在伞哥的腰部,[老叶这样可能是会被哔地]

p3是倾鸾(原po)的沙雕想法:因为伞哥比较高,所以为了凸显老叶的矮,我给他加了一个小板凳(非常的沙雕哈哈哈)

半生

★ooc严重,慎入

★设定:叶修和沐秋都是65岁

★没有玻璃渣,是一个小糖饼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深秋,树叶枯黄了,纷纷落在平静的湖面上,带着一丝静谧与凉爽的微风搭在了两位老人的肩上,随即就被拂下,掩在一方土地中。
    夕阳西下,残留的红霞打在苏沐秋的鬓角,染红了他的丝丝白发,半掩半遮他眼底的笑意,眸子里不是那一盘纵横交错的棋局,而是映着对面之人的缩影,将光辉与他一同装进自己的双瞳里。
   苏沐秋垂在一侧的手中揣着一枚“将”子,只等时机成熟吃了叶修的最后一子,可惜他等不到启用这枚子的时候了。
   棋子划过底盘的声音打破了这僵局
   “二鬼拍门之局已成,沐秋,你输了。”叶修夹杂着几丝笑意的声音从树下飘来,飞入苏沐秋的耳中。“哎,还是老了,不光眼力连脑袋也不够用了,竟是让你钻了空子”苏沐秋双眸盯着叶修的前额看了许久,无奈的叹出一口气,默默地将棋盘收起来。
    看了着天色,才知他们已经在公园里坐了一下午了,叶修陪着下了一下午的棋一口水也没喝,看到手边泡好绿茶,正准备担起来一口饮尽,却发现手腕被握住,手中的冷茶不知什么时候换了散着热气的开水“阿修,喝冷茶对身体不好,如今人老了,更是经不起折腾。”
     叶修看着升起的白烟,想到了初见苏沐秋时,少年递给自己的一杯热水和一块松软的面包,唇角微微勾起,仿佛这水中放了块蜜糖一般,丝丝的浸入他的心……
   “真啰嗦,来来回回说了多少遍了。几十年也就只有这几句话,我如今身体可比你硬朗多了,也不知道谁两三就要去趟医院”
   “还不是你我才这样的,半夜还要起来给你盖被子,我过去可没发现你有踹被子的习惯,一把年纪了还像个小孩儿似的!”苏沐秋自然是不服气的顶了几句
    叶修的声音幽幽的飘过来“那是谁前几天躺在病床上喊着要吃粥,隔壁的老太太都不好意思了,难不成我记错了?”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,引得路过的频频侧目,他们似乎是注意到了路人的眼光,汕汕的闭上了嘴,尴尬的摸了摸鼻尖,然后相视一笑。
     湖面上荡起层层涟漪,伴随着最后的几丝光亮,吟唱着秋日的颂歌,送走了炽热的阳光,带了情谊的晚风拂过桥边的木椅,给岸边的两人送去了微凉。
    “走吧,时候不早了该回家去了,阿修晚上想吃什么?”
    “不饿”叶修非常坚定的回了一句,但是他的肚子出卖了他,发出咕咕咕的响声。苏沐秋噗呲一声笑了出来,随即将叶修从椅子上拉起来,牵着他走在那条熟悉的路上。这双手很温暖,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,多年前他也是这样觉得。不知不觉中他们走到了一家铺子前面,
     “没想到这家铺子依旧还在这儿,还以为他们早搬了家,只是想试试运气,却没想真的找到了”苏沐秋盯着门上的招牌看了许久,拉着叶修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了。
    “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?”叶修的眸子里映射着熟悉的小桌和对面熟悉的人,许多年没来这条小巷,故地重游不禁有些激动,一切都没有变,身边的人还是如自己初见的样子般,自是岁月为他多添了几分神韵。
    冒着袅袅热烟的馄饨出现在面前,勾起对往事的回忆。
     大约是十五六岁的样子,叶修因为打碎了家里的一只古董花瓶被他爹关在卧室里,一个星期都不许出门,叶修怎么会善罢甘休,整日里都在研究怎么把这门弄开,自己能逃出去,好不容易找到了钥匙,却没想到门是从外面锁上的,想要大声喊几声,但是怕自家老爹听到了之后只怕是一个月都别想出门了。
      房间里可扔的东西所剩无几,叶修盯着灰白的房顶叹了一口气,躺在床上久久没了动静。他忽然跳起来,他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呼自己的名字“叶修,叶修你在里面吗?”声音断断续续的但是叶修却是听的真切,看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出现在窗前“苏沐秋!”
     “嘘,小声点,我偷偷溜进来的,有没有钥匙,我放你出去?”还没反应过来一把钥匙横在他的眼前,苏沐秋也不再多言,跑到门前把门给开了“呼,出来的感觉真好!”“先别感叹了,让人看见又得被抓回去了”两人看了四下无人,跑到巷口才稍作休息
    “我爸把的一个花瓶当成宝贝似的,整天揣在身边,我和叶秋两个人不小心给他打碎了,他就要我们一个星期不让出来,要不是你来我就要憋死在里面了”叶修也是无奈的说完了这一切。
     苏沐秋好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笑了很久都没停下来“游戏厅小霸王叶修也有这一天,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,刚好我知道有个地方的馄饨挺好吃的,给小霸王庆祝下!”
     一路上打打闹闹的总算是到了
     “周记馄饨”这个大字立在店旁,颇有一副百年老店的模样,“叔叔两碗馄饨,不要姜丁”小院的深处传来一声回答“马上就来!”听着声音也知道店主是一个机灵能干的人,不一会两碗馄饨端了上来“苏家小子,有段时间没来了,又去哪野去了?
     “没”苏沐秋有些心虚,别的事儿倒是没干,但是和叶修两个人在网吧里待了一夜才回家险些儿别抓包。“苏沐秋,我们晚上去哪?”
     “自然是回家了,难道你还想在大街上带一晚上,顺便谈一下人生,看星星看月亮,看嫦娥姐姐?”叶修想了想那场面就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声“回你家,我现在一回家铁定是被打一顿,所以我今晚上得跟着你了。”“带街头小霸王回家?嗯,是个不错的主意”
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回家的时候,叶修发现里面有大大小小好几双眼睛都盯着自己,自己老弟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隔三米远都知道自己老爹是不会放过自己,结果是关了半个月,只能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月亮,想着自己一定会出去的,迷迷糊糊的便睡着了。
      叶修觉得如今老了,想起以前的事情竟还有些想笑。“阿修,你说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把你拐回家,是不是太晚了?”“馄饨快凉了”叶修显然是不想回答他的问题,换了个别的话题聊。
     从十五岁的相遇到六十五的陪伴,他们从未在对方的世界里缺席过,半生一起走过,余生也是相伴。

 

 

跟风表白来一波~

   大约是入圈快一周年了!(还没有~)恰逢赶上520,就更风来一波表白
   

     前排表白师姐 @就是想改个名 ,大约是认识了挺久吧?(虽然我也记不清了)
   
     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,我和师姐两个人一起皮师父的时候呕,莫名觉得很开心,日常斗图无所畏惧。好像参加的几次活动都是师姐给拉过去的。我可能是拖了师门的后腿。废话少说(其实是话废),一如既往的和师姐一起皮!
      我第一次和师姐聊天的时候,我是害怕的!这是真的,后面就开始熟了起来,说话就比较放肆了,然后就莫名奇妙的斗起了图!
    爱师姐爱生活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当然还有我最最最最喜欢的师父了,书词 太太了@书词 ,强行给你们安利她的寸缕,包甜
      我可能是天天都在书词的面前皮,看我怂吗,根本不怂!我觉得师父有我这样一个徒弟,可能是三生不幸(九生不幸)
      重点来了,我师父给我分享了超级多的干货,但是我只是学到了皮毛而已,我可能是最让师父生气的一个了,一个文笔废还日常不更文,不交作业的废鸾,但是我师父尽然没有嫌弃我!
       今天是个好日子,书词书词我稀饭你!(前言不搭后语就是我了⊙﹏⊙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一如既往的艾特小丁丁 @角徴羽伶仃 你们可以试着去搜他的id名,你们可以试着去搜搜他的id,你们尽管搜,搜到了算我的。
      我和丁儿认识应该是个巧合吧?我可以说我初中在我们班外面看到丁儿超级高冷,走路带风,穿着国家队队服,而我试图去打招呼,却又不敢。后来……
     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们,丁丁开车超棒的!我走的清水路线。她帮了我很多呐,帮我改过文(我现在还欠她一个长评),给我传授过经验,(上课写文都是日常的事儿~
      此处表白伶仃大佬(ฅ>ω<*ฅ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此处应该艾特 @君度✨ 这个应该是因为伞修认识的(还有我师父的缘故)我起初和君度聊天的时候,我可能是话太多人,估摸着是把她吓着了,我很羡慕君度,又会画画又会写文。
    我和君度聊天大约是什么话都敢说,上说天文,下说地理,大约是思想有多远,我们就可以扯多远(呸,聊多远),只是后面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聊天,就变成了日常晚安早安了!但是我认为要是有时间去扯起来,绝对是一部年度大戏,看戏精倾鸾和戏精君度的精分现场!
     表白君度,伞修万岁,君度万岁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        还要表白最近认识得小伙伴疏寒 @城中央, 我和她的画风极其的不正常,当然,聊多你就能够get到疏寒的萌点,大约就是聊的比较开心然后莫名的想去调戏几句(我才不是这样的人)她几乎是全能了,cos,画画,写文都会,喜欢这种什么都会的小伙伴了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@紫星空shmily  星空,星空,星空,我前排给她打call
,虽然吃的cp有些不同,但是我还是要吹她,星空她帮我梳理情节然后和我大半夜还在讨论怎么去写,怎么去衔接两段之间的问题,(注意时间是大半夜!)我觉得超级感动的~
     虽然我和星空才认识了不到半个月,但是我就是觉得莫名的喜欢她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不知羞耻的艾特两位太太 @半叶·夜殇_壬迩亡梓  @黑水鳴金 ,我真的给半叶太太带来了超级多的麻烦,太太连续几天都在帮我改文,而且你们不能体会到改一篇文笔超差的文的痛苦,而且每天晚上还要和我解释这个地方改动的原因,前段时间麻烦了!
       黑水太太当时给了我几条建议,我个人认为聊了不到几句话就能给你提建议的人,真的超级棒,太太平时的聊天画风也超级幽默的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家520快乐!

【2018李轩生贺/双鬼】5:30-玉竹

     元九年夏,天降大雨,洪浪滔天,临河之郡无一幸免于难。百姓家中一片狼藉,余粮和家具皆被大水冲走,幸留一命的人也只能靠高地的树根吊命。

      春季才种下的棉花毁于一旦,市面上的棉花价格一下被抬高,许多小作坊忙不迭地将铺子卖了出去,另辟蹊径。长安的吴家专营纺织,如今棉花的收购价一下子变高,也面临着负债的问题,连府里日常开支都要精打细算一番。

     吴尚听着底下铺子的情况,发出一声长叹:“如今这情况不知得多久才能恢复过来!”他揉了额角,眼底的乌青愈发明显,失去了往日的神气儿,两鬓的白发也再遮掩不住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大哥,我听闻云南那地界的原石百两银子就能带个几块回来,玉形圆润,稍加琢磨,定能买个好价钱 ,也能暂时缓解下现在窘状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  “倒也是个好主意,不过这东西非常物,一点风声可都不能泄出去的,我们这儿也暂时没有适合护送的人选……唉。”吴尚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 “ 我这儿倒是有个人还信得过,上次顺手救回来的,现在在道上的名誉还不错,若是大哥觉得信不过去,我让几个人跟着一起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推荐的人自然是差不了的,但这事非同小可,难免会有些差错,而且……实话相告,这府里的人我也信不全,要是串通一气把货劫走了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明白大哥的顾虑,这样罢,我让羽策跟着一同去,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,也好歹可以看着,正好借此机会让他出去历练历练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,多派几个人手,万万不可在路上出什么岔子”

        吴稔也是个机灵人,不一会儿就派人去给李轩传话,请他帮忙,又让管家去钱庄里兑银票,等着小厮来传话。李轩收到吴稔的信函后,立马派人回了信,应允了这件事。确定好时间后便开始着手准备,约是后日的平明之时即可启程。

       吴羽策被吴尚叫到书房嘱咐,他先是恭敬地行了礼:“伯父不知今日寻侄子来是有何事?”
     “伯父只想嘱咐你,在路上千万留意李轩,虽说我们家对他有恩,但事关重大,不可不防备,毕竟人心难测,别的我不多说,估摸着你父亲也交代了,如今这些都交给你了。”
      吴羽策垂着眼,声音淡然而认真:“侄儿谨记伯父嘱托。”
      吴羽策出来时已是黄昏,从亭角向南望,隐约可见几座寺庙屹立在巍峨的山峰之上,风卷起一地的落叶,蝉声不赶时地响个没完,铜钟骤然敲响,古老而沉重的声音笼在了整个府邸之上。

       他并不想参与这些事,也可以说是对经商没什么兴趣,但是家中只剩下他一根独苗,若是他不愿继承家业,那么这百年家产便要后继无人,这是吴羽策不愿看到的,事已至此,也只能遵照伯父的意思去办了。
       尚至约定之时,提前来到的李轩已然在府中已经等候多时了,他看着吴尚后面跟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。那道颀长的身影渐行渐近,霎时有如天地褪色——那人一袭青衫,头发以竹簪束起,低垂着眼帘,宛若从仙境中走出一般,气质尽敛,唯有腰间散着淡淡的莹白的羊脂玉彰显着来者的不凡。

       “晚辈见过吴老爷。”李轩拱手鞠身,仪态间尽是一派江湖作风,洒脱而又不失敬意。

      “不必那么拘谨。今日之事还要麻烦你帮忙,看能否将我这不孝子一同带上,在路上有个照应,也好叫他出去历练一番。”

      “吴老爷既然说了,轩自然不会拒绝,如果是一切准备就绪,可否直接启程?”

        繁琐的事务处理过后,李轩先一步跨上马背,行至队伍的最前方。吴羽策紧跟其后,自然也是听从伯父的嘱托,从启程到现在,目光始终追随着李轩,丝毫不松懈。
        李轩在江湖游荡惯了,感官何等敏锐,觉察到那目光后便猛地转头,待两人的目光交汇又一时觉得尴尬,佯作无事地别过头看手中的地图,却早已心不在焉。李轩自己也知道吴尚让吴羽策一同来并不是单纯为了让他出来历练,而更多还是为了监视自己,总归是不信任罢了,又何必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。
       李轩对从长安到云南的路况不熟,又在启程前听几个兄弟说,云南这条线上的山匪大多都是官府无法根治的,来往的商人大多都在这损过财,他也就格外自然注意几分,刻意放慢了整个队伍的前进速度。

      车队进入林中,自然是更需谨慎,得时刻注意四周的风吹草动,不容有一丝差池。李轩本以为吴羽策是个没武功的文弱书生,仔细观察过一段路程才发现并非他所想,所谓的文弱也只不过是在吴尚面前做做样子。一路上吴羽策极少说话,却并非闲杂人嘴里的摆谱,而是见着路途艰险而又遥远,唯有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探查上才是最好——在吴羽策认知里,一些废话是没必要说的。

      行了几日后终于是到了交易的地点,在附近的客栈里休整半日,吴羽策就去和对方商谈价格,安排身边的侍卫去将原石装上车。吴家急需要这批货,交接过程不足一日便又匆匆启程,却是不知走漏了风声还是近几日山匪下山的次数频繁,在回程的路上极不太平。

        横断山是回长安必经的地域,刚进入横断山,一支淬毒的利箭便呼啸着擦面而过,李轩侧目远望却看不到人的踪影,原想下马查看,却不想吴羽策对着他喊了一句“小心!”忙看向高处,上头一簇簇火焰燃起,黑底红字旗在寒风中飘开,队伍中有人尖叫,开始躁动。

       吴羽策不知何时下了马,站在李轩的身后对他说:“山的北侧有脚步声,他们这次应该是有备而来,看来是蓄谋已久了!”李轩忍不住蹙眉,发现他们这是落入了敌方的包围圈,强行攻破不可行,能够算到他们抵达的时间,也说明对方不是一般人,如今再耗下去也无济于事,

       李轩正想着应对之策,不料那些山匪一点章法也无,单是凭着人数众多便不要命地涌上来。老一辈有说蚂蚁咬死象,吴羽策向来不信,这下总算见识了一回。
       吴羽策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,但是如今赤手空拳也难敌刀枪剑戟,他身上的银针所剩无几,李轩免不了要时刻照顾吴羽策那边,  刀光剑影间,李轩和吴羽策带来的一队人能保全自身的就已寥寥无几,如今之计也只剩分散突围了。

        李轩一把扯起吴羽策的衣领,跃身便向密林深处飞去,只听得耳畔“咻”的一声,一支闪着绿芒的毒箭就直直没入了李轩的右肩,他“嘶”地一声急喘,肩膀一麻,力道卸了个干净,再难于保持平衡,只能勉强抓着吴羽策狼狈地双双坠地。
       劫匪还在不断逼近,李轩挣扎站起在拦吴羽策的身后催促他快走,只怕他一个不留神让匪徒把吴羽策劫了去,辜负吴家对自己的信任。李轩深呼吸,右手已然不自觉地覆在了剑柄上,四轮天舞,随时准备出鞘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★半叶太太帮忙改了好多,所以说看到比较中意的段落,那一定是太太改过了的,我是一个连句子通顺都做不到人
★下半部分我会补上的!

【喻黄】我同桌是黄少天(车)

蟹蟹伶仃的车,爱你❤

角徴羽伶仃:


@倾鸾 那篇《我同桌是黄少天》写的车

前文戳
http://qingluan651.lofter.com/post/1f282c15_121c90a7











车:
http://pianke.me/version4.0/weixin02/wxshare.php#!/article/5a85886a257be9b97286fbfb

2018.2.14喻黄情人节12H活动联文:汇总

大家除夕快乐!嘿,顺带也祝新年快乐2333

君生未生:

活动结束啦~来做个汇总~!


 


tag→2018喻黄情人节12H


 


 


按时间排序↓


 


00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0H】今晚我要在这个说说的点赞里随机抽个人陪我过情人节,是谁这么不幸呢? BY @赌命p 


 


02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2H】后来 BY @君生未生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喻黄情人节12H/2H彩蛋】铐锁一生 BY @绝影丶易夜  


 


04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3H】《骑士宣言》 BY @日常没灵感的泠潇 


 


06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4H】醉酒 BY @苏鹤虞. 


 


08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5H】第一次和男朋友约会怎么破! BY @倾鸾 


 


10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6H】共度 BY @筱回(闃闃世界第一好 


 


12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7H】远方 BY @南烟柒 


 


14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8H】花开满窗 BY @顾卿北 


 


16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9H】遇狐 BY @鬼刻-v:69老攻 


 


17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9H彩蛋】那天我们仍未知道的温度 BY @祁连穗 


 


18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10H】一次吵架 BY @金凌舅妈 


 


20:00:【喻黄情人节12H/11H】影子 BY @徐景熙-V——佛系写手佐希.♡ 


 


22:00:【2018喻黄情人节12H/12H】骑士的承诺 BY @Lvy【艾维】 


 


 


 


活动完美结束~~


 


感谢参加活动的太太们!都写得超棒啊!


 


今天除夕,先来一句迟来的情人节快乐!然后再来一句除夕快乐!最后提前祝各位太太新年快乐,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喜欢喻黄呀!


 

【喻黄情人节12H/5H】第一次和男朋友约会怎么破!

     渣文笔
    ooc严重,见谅嘿!(ฅ>ω<*ฅ)

   
         约会对于恋人之间可谓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了,但是对于黄少天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了,从早上醒开始,可以说在喻文州说要约黄少天出去,他就没有睡着过,好不容易睡着了,结果还被自己订的闹钟给弄醒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才睁眼,他就开始思考自己和队长见面应该穿什么,他拉开自己的衣柜,扫了一眼自己的衣服,挑出一件纯白色的T恤衫,沉思了一会儿,将它扔在一边说“这件太随便了,队长会觉得自己在敷衍他的!”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经历了几番挣扎之后,他选了一件带有卡通图案的上衣,在腰间系了一件格子外套,他看了看时间,现在才下午三点半,和喻文州约定的时间是六点半,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,才发现自己连午饭都没吃,一碗泡面就解决了的黄少天。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此刻在对着自己因为洗了没有擦干就睡觉的头发而发愁,怎么形容他的头发呐,可以说是堪比鸡窝,而且还是翘得很有特点,他用梳子弄很久,这翘得形状依然没有改变,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晚上注定要戴帽子去见自家队长了!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看了时间没到,顺手拿起手机,准备给喻文州发消息,结果,手机竟然没电了!他赶紧去卧室找充电线,“怦”的一声,家里竟然停电了,黄少天内心是崩溃的,为什么关键时刻老是掉链子!!!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准备去楼下的便利店蹭下电,但是它关门了!一张大大的门面出租让黄少天失去了希望,里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,他还是认命的去电影院附近的咖啡厅给他可怜的手机充上电,
        最后,他看见,喻文州走进电影院,他赶紧拔了充电头,去找喻文州,他看见喻文州正在低头看他的手机,似乎是在给别人发消息。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忽然自己的手机响了一声,是喻文州发来的“少天,你到了吗?我已经把票买好了,我在1号厅门口等你。”黄少天赶紧去找喻文州,“队长,我没来迟吧?我中间出了一点意外!” 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了时间,对黄少天说“没有,少天来的是时候,是我来早了。”他一脸宠溺的看着黄少天,“少天,我们先进去,电影快开始了!”喻文州带黄少天看的是恐怖电影,为什么?那你可能要问喻队了(ฅ>ω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灯光忽然暗了,在这环境中,喻文州和黄少天看不清对方的脸,前奏想起,让黄少天有些害怕,手心出了许多冷汗,喻文州好像是察觉到他的害怕,将他的手握住,温柔的对他说,“少天,别怕有我在!”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电影一个字都没看进去,愣了许久“少天,少天,电影结束了,我们去吃饭吧?” “啊?队长我刚刚太入迷了,没注意你说话!” 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关键是黄少天脸红了,在电影院里因为太黑了,看不清!出来之后,只有耳根子有一点可疑的红色 ,喻文州不自觉的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,毛绒绒的“队长, 你……”(我家队长真好看) 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吃完饭后已经很晚了,喻文州把黄少天送回家,他在楼下看着黄少天上去才走,“小野猫,撩完就走,真不负责任”